8月18日,美元兌馬來西亞林吉特匯率收盤上漲0.75%,報4.1120,達到17年以來最高水平。林吉特兌美元上周累計大幅下跌3.8%,這已是連續第8周下跌。由此,亞洲第一差貨幣的帽子給了林吉特。

隨之而來的問題是,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是否會卷土重來?林吉特會不會重蹈泰國泰銖覆轍?1997年7月,泰國宣布放棄固定匯率制,實行浮動匯率制,引發一場遍及東南亞的金融風暴,直到1999年才結束。

這次林吉特快速貶值的“傳染性”已經開始擴散。在過去的12個月內,新臺幣和韓元分別貶值8%和17%,林吉特兌美元匯率則下跌了28%,印尼盾也下跌了18%。新元和泰銖兌美元的跌幅也分別達到12%和10%。

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是從泰國放棄固定匯率制導致泰銖貶值引爆的。接著在貨幣貶值的影響下,外匯儲備大量流失,最終爆發金融危機。

這次如出一轍,在貨幣貶值的情況下,新興市場資本大量流失。據估計,在截至7月底的13個月里,19個最大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資本凈流出總量達到9402億美元,近兩倍于2008年9月金融危機時三個季度的凈流出總量。

此外,為了阻止本國貨幣貶值,馬來西亞央行近幾周一直在本幣市場拋售外匯,這導致其外匯儲備自2010年以來首次減少至1000億美元以下。

馬來西亞已經處于兩難的境地。如果任由匯率貶值下去,那么外匯體制將很快惡化,國內經濟與需求將遭受重創。如果宣布實行固定匯率制,那么捉襟見肘的外匯儲備將很快被耗干,最終逃脫不了的命運。眼下只有拋售美元來穩住匯率。

新興市場國家目前面臨如此之困境,說到底美聯儲是始作俑者。美國實行量化寬松時,大量國際資本流向了新興市場;而如今美聯儲即將加息,又引發新興市場國家資本大舉流出,帶來金融風險。

從深層次原因看,新興市場國家貨幣貶值、資本流失,在于經濟失速,這主要是進口大國的中國經濟放緩、外需減弱所致。

美聯儲加息預期越來越高,9月份加息是大概率事件。這是新興市場國家無法阻止、無能為力的。這個陣痛必須承受,而且最壞的時期可能還沒有到來。

同時,中國經濟正在緩慢復蘇,外需正在提振,但這要一個很長的過程。新興市場國家應該出臺政策刺激內需來拉動經濟。金融危機給各國的教訓是,外需不確定因素較多,關鍵時期不一定能夠依靠。

至于林吉特,貶值重蹈泰銖覆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林吉特貶值的幅度并沒有當時泰銖一天貶值17%那么大。同時,馬來西亞已經是浮動匯率制,談不上匯率。

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與目前亞洲新興市場國家的經濟基礎、外儲等金融實力都不能同日而語。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外匯儲備世界第一,足以阻止金融風暴再次爆發。

但是,一定要防止林吉特等貨幣大幅度貶值導致資本大量流出的傳染性。雖然中國外匯儲備多,但是經濟體量大,資本一旦流出規模不會小。這就決定了馬來西亞、中國等國家出口這駕馬車一定要快速跑起來。只要保持足夠的貿易順差規模,外匯增加就有了堅實基礎,就能夠應對任何貨幣貶值和資本外流風險。

發表回復

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